分享

【受訪】文華高中學生對戀風草的訪問

【受訪】是文華高中高二學生的一份作業,因為訪問者是豐原人所以選擇了豐原的書店進行訪問。很榮幸被高中生訪問,也很高興年輕學子會注意到「獨立書店」。訪問者很用心,事先準備了題目給我,我也認真的寫下將如何回答。
日前訪問者完成了作業,寄給我。我覺得這份作業不輸給專業的訪問稿喔。(請看圖檔)
圖1

圖2 
以下是當初(2019.2)的問題與我的回答(訪問者的問題有些微調,受訪者也是近日再再將摘要式回答補充修正一篇文章,也可作為經營戀風草六年來的整理。)
(1)創辦之初是否曾遇到最困難的事是?如何應對?
答:我們是危機入市,也就是在書店一直有結束營業訊息的時候,進入這一市場。前幾年開始,不只書店,而是整個出版業,都不好。所以,一直不被看好。沒有書,可以賣。不知道顧客在哪裡。可以說:不知道有沒有明天。尤其我們鎖定的客層是青少年,更慘。因為升學主義的關係,青少年(國中高中)開始不讀課外書。所以,我們積極尋找可能的管道,找到認同「青少年閱讀很重要」的家長,慢慢做出口碑。一路走來,倍感艱辛。
(2)如何挑選給青少年的閱讀書單?標準為何?
答:剛開始以紐伯瑞文學獎,或東方出版社、小魯出版社的大獎小說為基礎。慢慢地自己去發掘一些很棒的新書。希望這些書可以給青少年不同的面向。不同的地區、民族、年代,給孩子不同的主題,成長、勵志、同理心、.....甚至提出了「溫柔孩子的心」的說法,是只在升學主義下的孩子,被強化了「競爭」,少了同理心柔軟的心,希望孩子可以培養孩子柔軟的心。
(3)經過六年多的經營,學到(得到)最大的收穫或回饋是?
答:這書店曾經被一位紀錄片的導演(侯季然導演)形容為「為孩子開的書店」,我的小孩,喜歡看書,這書店也陪他六年,從國一到高三。最大的收穫,這是孩子的收穫。這是第一個層次。
第二個層次,「為孩子開的書店」,有時從另一面向想,這書店是孩子給我們契機開這樣的書店。因為孩子,讓我們有機會開書店,構築一個平台,認識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。讓我們自己可以更成長,拓展視野,結識朋友。
(4)可否簡述舉辦一場小講座或設計桌遊遊戲的過程以及心得?
答:書店前兩年辦很多小講座。因為青少年的客層,很容易結合「親子」議題。如前面第一題所言,我們不知道客人在哪裡,我們也不知道聽眾在哪裡。我們透過FB,LINE,電話去找人來聽。
慢慢累積出來我們的客層。現在,我們也比較清楚客人在哪裡,他們比較想聽怎樣的議題。
「設計桌遊」目前沒有。我做的是:如何讓桌遊和閱讀結合。有些是「同名桌遊」,例如小王子,環遊世界八十天...有些則是我賦予桌遊和閱讀的意義,如:金銀島+亡者神抽,科學怪人+凶煞迴廊....盡可能將閱讀和桌遊結合,讓孩子感興趣,開始接觸閱讀。
(5) 書店經營的日常及既有的活動特色?
答:書賣得不多。讀書會比較多,目前有四個:國小的少年讀書會、國中的青少年讀書會,高中以上讀書會,紅樓夢讀書會。可以說透過讀書會來賣書。另外就是「推薦書單」,明年寒暑假都會有推薦書單,供書友參考。。
近年來,戀風草最重要的活動,就是暑假,七月開始的「戀風草青少年文學營」、「青少年文學獎」。(記得找朋友來參加喔!)算是戀風草的重頭戲。另外,推廣桌遊,週六晚上的桌遊活動,我也到外面推廣「閱讀與桌遊」。例如,文化中心(台中市立圖書館葫蘆墩分館)
(6)近期的計畫或小目標?
答:書店運作的模式已經相當固定,就是舉辦讀書會推廣閱讀。戀風草的主軸一直是「青少年閱讀」,所以,我們一直有「青少年文學獎」(已六屆)、「青少年文學營」(去年初辦)。文學營是去年的新嘗試,今年還要繼續努力。我們也會試著聯絡一些知名作家,例如今年敲定的有:少年小說作家王淑芬老師、郭恆祺老師、林世仁老師、山鷹老師,配合「素養閱讀」,邀請了黃國珍老師。讓書店像一個「社區微型文化中心」。
(7)想給高中生的一段話
答:戀風草三年前成立了「高中生經典人文讀書會」,主要的目的就是希望高中生可以培養獨立的思變能力。思路是這樣的:先培養閱讀習慣,持續閱讀,閱讀會產生力量。閱讀量夠大之外,就會產生獨立的思辯能力。所以,給高中生的一段話:「持續閱讀,保持愛智之心」。同時,多多關懷社會議題。
分類:親子

戀風草青少年書房,是「實體小書店@豐原」。元素:書店、青少年、閱讀、豐原。提供少年與青少年的閱讀材料與情報,持續推廣閱讀。青少年閱讀是主業,親子桌遊是副業。葫蘆墩文化中心「故事與桌遊」、后豐社區大學「親子桌遊36計」講師。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【閱讀與桌遊】台中圖書館葫蘆墩分館--閱讀與桌遊
  • 下一篇
  • 【推書】《對著夏空大聲唱》《殺戒1:刈鐮》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